SEO

知名网络电玩城

网站宗旨
而宁夏宝信由北京暴风成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暴风成信”)100%控股,暴风金融平台就是由暴风成信运营。 当天,还有投资人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暴风金融的人目前是否还在工作
  • 暴风金融的风暴继续刮,投资人:我们的钱到底去了哪?

    发布时间:2019-08-28   分类:最新信誉电玩城

    而宁夏宝信由北京暴风成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暴风成信”)100%控股,暴风金融平台就是由暴风成信运营。

    当天,还有投资人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暴风金融的人目前是否还在工作?会不会明天就全撤了找不到人?”

    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不是暴风集团的股价,而是旗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暴风金融。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后,暴风金融也在其官方平台宣布将停止发布新标,与此同时,受此消息影响,部分产品将延迟兑付。不仅如此,当天就有投资人发现,放在暴风金融账户的余额已不能提现。而所谓的“部分产品将延迟兑付”,实际上是除了安享系列的P2P产品以外,所有产品都无法兑付。

    而此前暴风金融方面也给到投资人一封冯鑫的亲笔信,在该亲笔信中,冯鑫表示“哪怕卖了上市公司,也要保证投资人的利益。”

    这份方案与第二次会谈时投资人代表提出的“8月31日前兑付完余额”、“未到期的定期产品3个月内完成兑付”等诉求相去甚远。

    史化宇则在第二次会谈中承认,因公司现金流出现问题,提前从深圳融承要回了钱。“人家(深圳融承)确实没到期,是我们去找了很多次,说了很多话,人家才同意提前兑付。”

    此外,根据一些投资人对时代财经的陈述,7月30日当天,几名投资人找到了暴风集团和暴风金融办公所在地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首享科技大厦,一名暴风金融的刘姓客服代表在首享科技大厦13层接待了他们。据投资人提供给时代财经的录音内容,该客服代表自称是目前负责这件事的人员,每隔两个小时会直接向CEO史化宇报告一次情况。但该客服代表当日对投资人说的话,之后却被不断“打脸”。

    “我们群里不少人都怀疑这些公司都是空壳公司,这些产品就是暴风金融甚至暴风集团的自融资金池。”实地走访了布佳隆的投资人对时代财经如是说。

    自今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告实际控制人冯鑫被羁押以来,旗下暴风金融受到的冲击比暴风集团A股股价的反应还要剧烈。公告发布当日,暴风金融官方平台随即宣布停止新标,部分产品延迟兑付,同时也无法提现。

    而投资人们自己也统计了平台用户数据。据维权群里负责搜集数据的投资人代表向时代财经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有752位用户填写了投资金额统计表,这752位用户在暴风金融所有系列产品的投资总额共计2.38亿元。该投资人代表表示,每个填写的用户都有平台账户信息的截图作为佐证,数据还在实时更新中。

    然而,暴风集团如今实控人被羁押,诉讼缠身,仅今年上半年就53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不仅如此,暴风集团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2.3亿元~2.35亿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暴风成信于2016年10月正式成立,是暴风集团参股子公司。

    时代财经于8月19日拨打暴风金融客服电话时,对方表示目前客服都是在家办公。“在家办公是为了保证办公的正常秩序,目前我们也在找新的办公地址。”

    于是,8月1日开始,陆续有投资人从全国各地奔赴北京首享科技大厦。然而,暴风金融的人已不见了踪影。投资人代表告诉时代财经,事件发生后,有投资人8月2日赶到现场发现,暴风集团对外公布的首享科技大厦10层的办公地点已人去楼空。此前暴风金融客服代表接待投资人的13层楼也已找不到暴风金融工作人员的身影。在13层还贴出告示称“暴风金融不在此处办公。”再之后,首享科技大厦里连暴风集团的工作人员也不见了。但按暴风集团的公告,其8月15日还是在这里的第13层开了一场无股东到现场参加的股东大会。

    在当天的会谈上,投资人代表提出的问题与诉求,史化宇称都会记录下来。但对于“余额8月31日前兑付完”的要求,史化宇当场表示“不现实”。

    盛联伟业参股了一家公司——内蒙古天辰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天辰网络”)。天辰网络是暴风金融平台安享系列产品的运营方,安享系列也是此次唯一暂未出现问题的产品。在此前暴风金融客服对投资人的解释中,安享为P2P产品,由天辰智投(天辰网络)运营,暴风金融只是平台导流方。而在安心系列产品中,暴风金融的角色是“居间信息服务商”。

    该投资人认为,这是变相逼投资人同意新方案。

    “平安银行监管”的说法却被打脸了。有投资人拨打了平安银行天津北辰支行的电话,对方称,“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暴风金融)要这么说,我们大概3年前就已经没有任何合作了。”时代财经也向北辰支行进行确认,对方表示,“以前确实有过合作,但是好多年前就不合作了。”

    事件爆发至今(8月24日)已过去了27天。这27天里,暴风金融CEO史化宇与部分投资人代表进共行了两次会谈,但投资人代表提出的诉求据信无一被解决。暴风金融迄今为止给出的前后两版兑付方案,时代财经以随机方式取得接触的投资人们均表示难以接受。“我们在(暴风金融)平台账户上的余额是我们的合法私有财产,也没有授权他们去投资,这个余额应该要立即兑付给我们。”还有投资者担心“期限太长,根本不能保证暴风金融能持续兑付。”

    7月31日,暴风金融宣布将恢复提现,但是有限制的,每月仅在1日、11日、21日开放提现通道,每次仅能提取账户余额的1%。很多投资人表示对此提现方案无法接受,“按照这个提现方案,每次提余额1%,那款永远回不完。”

    时代财经致电石景山金融办,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拒绝接受采访,称该电话热线要留给投资人。至于对暴风金融所给出的兑付方案讨论稿的看法,该工作人员则表示,要投资人同意才能在金融办备案。

    有投资人表示,已到期的产品如果不回款至余额,也没办法按1%提现。但客服称,“不同意(新方案)前,按1%执行,方案通过,执行新方案。”

    虽然史化宇在第二次三方会谈中一开始就称“股东也在想办法筹措资金。”但最后,面对投资人代表的一再询问,史化宇坦承,“股东确实不理我。上次聊完(第一次会谈)后,我跟股东都联系了,包括暴风集团的董监高,我都找了一圈,没人愿意出来。”

    也因为此,再加上之前暴风金融产品回款很快,很多投资人都在暴风金融平台上反复投资,甚至拉来家人与朋友。

    时代财经从获得的多份安心系列产品的产品要素说明书中发现,安心系列的定期标中,出现的发行方,也就是借款方主要是4家公司,包括布佳隆(天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布佳隆”)、盛联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盛联融资”)、五洲青杨(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五洲青杨”)和深圳市融承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融承”)。产品挂牌机构显示为“银川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下称“银川产权交易中心”)。此外,部分产品的担保方显示为“华信创联(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信创联”),和北京银泰锦宏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银泰锦宏”)。

    但从上述错综复杂的关联信息中可以发现,目前部分投资人拿到的安心系列产品要素说明书中,发行人(借款人)、中介机构、运营商等,都是暴风金融自己的关联企业,并且在冯鑫出事前的今年5月、6月曾频繁发生股东或高管信息变更。

    投资人代表当场对原始本金的解释表示不妥。“因为很多投资人都在反复投资,中间产生收益有提取出来,按这个方案实际能兑付的可能就没有多少了。”此外,投资人代表始终强调“余额”的问题。“兑付方案中不能把余额与那些定期、活期产品混为一谈,电子游艺排行余额是我们合法的私有财产, 金沙手机电玩城不能被平台占用, 金沙手机App我们要求8月31日前兑付完余额。”对于未到期的定期产品, 手机赌钱游戏大全投资人代表也表示,电子游艺排行“因为余额被占用,投资人已对平台失去信任,所以我们要求提前兑付,3个月内完成兑付。”

    投资人代表在三方会谈上对资金去向提出质疑时,史化宇的回答是,“肯定都给借款人了,不存在平台把这个钱拿走了。”

    此前在三方会谈中,有投资人表示银川产权交易中心平台上,找不到暴风金融这些产品及发行方信息。对此,史化宇并没有作出解释。

    从暴风成信的工商注册信息来看,暴风集团只间接持股16.01%,最终受益人是韦振宇与史化宇。韦振宇曾是暴风体育的经理,2018年12月25日退出了暴风体育,但旗下至今仍持有多家暴风系公司的股份。

    时代财经前后历时一周,与近20位投资者交流、确认并核实有关情况,逐渐还原了冯鑫被捕后,暴风金融和投资人经历的这27天。同时,从8月16日开始,时代财经一直试图联系暴风金融或暴风集团。据天眼查的显示,两家公司都是同一个电话号码,但多次拨打该电话都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有投资人告诉时代财经,刚开始那两天还是对暴风金融这个平台抱有希望的。据一名投资人提供的通话录音显示,其7月30日曾致电暴风金融客服,对方称“目前提现都存在延迟,两周后会给出解决方案。”客服还让投资人别担心,“到时候兑付会连本带息。”而在暴风金融官方VIP群里,客服也是同样的说法。

    时代财经拨打了上述这些电话号码,但均处于无人接听或空号状态。

    华峰联合旗下也有一家全资控股子公司——盛联伟业(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盛联伟业”),该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经理为张金宇,就是上述提到的华信创联监事及盛联国融股东。

    时代财经发现,这些发行方和中介机构之间,存在着复杂而隐秘的关联关系。

    按暴风金融的说法,此次出现问题的安心系列、快活宝,资金都是受平安银行天津北辰支行监管。7月30日在首享大厦接待投资人的刘姓客服代表也对前去的投资人强调,资金是安全的。“我们安心和快活宝的资金是受平安银行监管的。”

    据史化宇当时向投资人代表公布的数据,投资金额1000元(人民币,下同)以上的投资人有4889人,涉及到的本金为5亿元左右,连本带息约5.9亿元。而资产分类情况是:供应链资产4.3亿元,房屋抵押资产有1.3亿元,其他上市公司的借款是5400万元,合计约6.2亿元。

    天辰网络的股东除了盛联伟业外,还有内蒙古天辰睿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辰睿智”)。同样在今年6月,天辰睿智的股东、负责人及高管信息均发生了变更,原股东、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刘东辉退出,刘东辉同时还辞去了天辰网络负责人、首席代表等职位。此前的2017年与2018年,刘东辉多次以暴风金融联合创始人、COO的身份出席公开活动,并接受媒体采访。

    事件爆发一周后的8月4日,暴风金融才在其“暴风金融订阅号”上承认“资产逾期”。该动态消息显示,“本周持续对资产进行梳理,积极与融资方进行沟通,并督促解决资产逾期等问题。”

    8月2日的首享科技大厦13层暴风集团。图片来源:暴风金融投资人提供

    至于暴风金融在石景山区实兴大街30号院的注册地址,有投资人认为只是虚拟地址,最新信誉电玩城因为他们走访后发现,该地址并没有实际办公场所。

    此外,据当日在场的投资人称,史化宇在当天的会谈中多次表现出焦躁与激动,大声质疑投资人代表使用的“我们”这个词,问发言的投资人代表:“你能代表所有出借人吗?”甚至,在投资人提到“占用余额已经涉嫌违法”、“活期的快活宝产品是否合规?”等问题时,史化宇说:“产品不管是合规不合规,不管是怎么着,你爱找谁找谁。你觉得违法了,去报案都OK。”

    暴风金融平台爆雷后,曾有投资人打通了深圳融承工商登记信息所留的电话。对方表示,因担心受到此事牵连,已经提前还款了。“他们公司(暴风金融)现在账面上应该有钱的,(因为)我们才还了钱,这笔钱也不是小的数目。”但时代财经之后再拨打该电话时,对方听明来意后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在此前的第二次三方会谈中,投资人代表提出“如何保证平台能持续兑付”的问题时,史化宇表示,公司与股东都在四处筹措资金。

    第二次会谈结束后的第三天(8月16日)深夜,暴风金融向投资人公布了一份“兑付方案讨论稿”,表示会征求投资人的意见。该“兑付方案讨论稿”与前两日会谈上史化宇给出的初步方案框架相差不多,原始本金5000元以下的会在60日内出清;5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2.5年内完成原始本金兑付,之后半年内完成收益部分兑付;大于5万元的兑付周期则是3年 0.5年。此外,方案中称,引进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向投资人进行收购,还会引进并实施实物、房产、债权、股权等抵偿方式,满足部分投资人提前出清的需要。

    此次出现问题的产品,包括“安心系列”的定期标,以及“快活宝”和“天天向上”的活期产品。

    史化宇说,“如果公司现金够的话,早就直接兑了,就不用限制提现额了。但现在公司能拿出来进行兑付的现金只有几千万元。”

    布佳隆不久前才发生了股东变更,名叫“栗亮”的股东也是法定代表人于今年6月退出了。

    一直到7月28日冯鑫被羁押,暴风金融宣布延迟兑付后,一些投资人才感觉暴风金融出了各种问题。

    “定期标其实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快活宝。”一名参与过会谈的投资人代表对时代财经说。

    根据投资人代表的说法,为了找到暴风金融的相关人员,他们多方奔走,终于在北京市石景山区金融服务办公室(下称“石景山金融办”)的协调主持下,于8月7日见到了暴风金融CEO史化宇。石景山金融办安排了部分投资人代表与史化宇进行三方会谈。投资人代表表达了诉求,希望见到暴风金融股东,并且公布暴风金融的财务数据和资产情况。

    史化宇也在上述第二次会谈中公布了初步的兑付方案框架,其表示无论定期活期,统一每个季度按原始本金的一定比例进行兑付,本金兑付完后再兑付利息。原始本金指的是累计投资金额减去累计提现金额。

    暴风的风暴,看起来还远未结束。

    暴风金融为何爆了雷?两次三方会谈“兑付方案讨论稿”遭质疑暴风金融的产品是在“左手倒右手”?资金流向成迷暴风集团能否负责?

    发行方不知真假,抵押资产也让投资者深有怀疑。在投资人提供给时代财经的一份产品要素说明书中,附有抵押房产的房产证。但时代财经扫描该房产证上的二维码,页面居然跳转至上海某楼盘售楼处的微博。

    银川金融资产交易中心2017年变更名称为“银川产权交易中心”,就是安心系列产品的挂牌机构。据天眼查显示,银川产权交易中心由暴风控股持股77.6%,法人代表是史化宇。

    而盛联国融全资控股一家名为“华峰联合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华峰联合”)的公司。这家公司曾经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就是“栗亮”(布佳隆曾经的股东、银泰锦宏现股东),今年5月,栗亮在退出布佳隆前不久,也退出了华峰联合。

    8月20日开始,暴风金融订阅号每天都会发布关于“兑付方案讨论稿”的说明,并称“方案将在通过多轮论证后执行”,同时于21日和22日每天各公布了一套房产的信息。

    此外,有之前曾参与会谈的投资者代表认为,暴风金融是暴风集团旗下公司,很多投资者也是暴风影音、暴风TV的用户,因为相信暴风才选择了暴风金融这个平台。“现在暴风金融出事了,暴风集团应该出面解决这件事,为接下来的兑付背书。”

    “我本来都已经全身而退了,但7月25日那天平台发行了新的‘安心团团赚’产品,于是我又进来了。”一名投资人说。

    对于平台出现问题的原因,这名客服代表称与冯鑫被羁押有关。其对投资人的解释是,冯鑫是暴风金融的实际控制人,平台运营很多事情需要冯的授权。客服代表强调,“我们没有出现没钱的情况,不是资金出现问题。”

    “我们找到石景山金融办时,金融办的人说,他们也是在7月28日出事后才知道暴风金融发的这些产品。之前他们只知道暴风金融有P2P产品(安享),其他产品并没有在金融办备案。”一名出事几天后找到石景山金融办的投资人告诉时代财经。

    该投资人代表解释,之前安心的定期标回款不是到银行账户,也不是投资人的余额账户,而是回到快活宝中。“所有已到期的安心系列定期产品的回款,都是在快活宝,再加上快活宝自身的资金,这个部分的资金才是最庞大的。快活宝是活期产品,跟定期标中会有一个发行人不同,快活宝无法知道它的资金到底去了哪里。”

    多名投资人向时代财经表示,已经将“不同意此方案”的意见反馈到暴风金融公布的邮箱。

    至于另外几个发行方及中介机构,时代财经拨打从天眼查上查询到的各公司电话时发现,除了注册地在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盛联融资,剩下的两个发行方布佳隆和五洲青杨,以及担保机构华信创联的工商注册资料上,都有共用的电话号码。五洲青杨在天眼查显示的电话号码共4个,其中“173”开头的号码是布佳隆的电话号码,另外一个“152”开头的电话号码则与华信创联的其中一个号码重复。

    但投资人却开始担心最后暴风金融会按此方案强制执行。微信群与QQ群里愤声四起。

    此外,冯鑫虽然给投资人写了一封信,但一直到8月14日第二次三方会谈时,史化宇都没有拿到冯鑫的授权。

    无论是客服还是史化宇,一直都在强调暴风金融的实际控制人是冯鑫。暴风金融此前对外的任何宣传资料上都显示,自己是暴风集团旗下公司。

    暴风金融客服8月19日告诉时代财经,这个方案后续会进行修改,投资人有意见可以发送到公布的邮箱。

    上述维权群里负责搜集数据的投资人代表发送给时代财经的微信信息中称,“快活宝”的资金流向银川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另一个活期产品“天天向上”的资金流向宁夏宝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宁夏宝信”)。此信息未得到核实。但在此前的三方会谈中,有投资人代表提到“快活宝资金流向银川交易中心”时,史化宇并没有反驳。

    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布了实控人冯鑫被公安机关拘留的消息。根据暴风集团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冯鑫被拘留的原因是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其助理7月23日接到公安机关通知,7月25日领取了《拘留通知书》。

    暴风金融与其相关方的关联关系。制图:时代财经 王薇薇

    第二次会谈中,史化宇解释了为什么投资人余额账户的钱无法提现。“原因很简单,现在确实是没有这么多现金支撑大家提现。”史化宇透露,其实之前就存在借款方逾期的情况,是公司和公司股东拿出钱垫付投资人的回款。“垫着垫着就出现了现金流和资产不匹配的情况,逾期资产回不了款,公司和股东现在也垫付不动这个钱了。

    对此,时代财经咨询了不动产中介人士,该人士表示,房产证上的二维码扫描出来应该是房子的相关登记信息,不同的地方都不一样。有些地方为了保护隐私,扫描出来会是一串数字,这串数字到房管局可以方便查询。“我还从来没见过扫描出来是微博的情况,很奇怪。”

    一石激起千层浪。

    史化宇还表示,后期如果有借款人还是不配合,到时候会向投资人公布借款人的详细的信息。

    8月2日的首享科技大厦10层,暴风金融公开资料上显示的办公地址。图片来源:暴风金融投资人提供

    “我们的钱到底去哪了?”这是暴风金融的投资人这段时间以来最大的疑惑。

    但是,在8月14日进行的第二次三方会谈上,股东却依然缺席了,投资人代表也没有见到财务数据和资产清单。史化宇仅透露了大概的投资人信息和资产分类。他称,详细的数据会交给石景山金融办,但不能向投资人公开。不能公开的原因是“有些借款人还有还款能力,如果公开了,投资者找上门,会影响这些公司的经营,最后可能会导致不能收到回款。”

    第二天,暴风金融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平台“暴风金融订阅号”上称“由CEO带队成立紧急应急小组”,但未对延迟兑付和无法提现的原因做出相关说明。

    8月2日,在投资人的多次要求下,暴风集团工作人员给了一个新的地址,显示为“石景山区城兴街65号院7号1层106。”但8月3日投资人按此地址找过去,却再次碰壁。

    同时,在8月21日第三次提现日当天,有投资人告诉时代财经,购买的定期产品已到期,但没有回款至余额账户。投资人出具的与客服的聊天记录显示,投资人向客服咨询该情况后,客服称“暂时不到账,以后不分定期活期,按整体方案进行兑付。”

    在维权群里面,好几名投资人都在质疑7月25日发行的安心团团赚产品。“冯鑫23日就被羁押了,25日还发行新产品,这就是诈骗。”这几名投资人非常气愤。

    一名未参与会谈的投资人看到这份方案后,很生气地对时代财经说,“它(暴风金融)期限最长的标也就一年,现在兑付要3年,怎么能保证持续兑付?”

    这名客服代表笑称,“怎么可能?我们是上市公司。”

    不过,以冯鑫现今的境况,对整个暴风,恐怕已是无能为力。

    也正是因为有暴风集团和冯鑫背书,不少暴风影音和暴风TV的用户也成为了暴风金融平台的用户。在时代财经询问这些投资人选择暴风金融平台的原因时,受访投资人都表示与暴风集团有关。“因为相信暴风,相信冯鑫,当知道暴风金融这个平台时,我毫不怀疑地就投了。”一名投资人说。

    如今,仍有暴风金融的投资人在四处奔波寻求说法。不能到现场的投资人也每天通过QQ群和微信群分享各自获取到的最新信息。事件发生后,部分投资人们成立了官方群之外的维权群。在时代财经进入的几个群中,人数最多的是QQ群,截至目前已经有814名投资人在群内。

    此外,有投资人告诉时代财经,他们实地走访了布佳隆、五洲青杨和华信创联,均未在工商资料信息上的注册地址找到这些公司。

    除了兑付方案外,投资人最关心的还是“钱去哪儿了?”

    而栗亮也在银泰锦宏的股东名单中,银泰锦宏则是五洲青杨在暴风金融平台发行的部分产品的担保机构;发行人为布佳隆的部分产品的担保机构是华信创联,华信创联的监事张金宇,同时也是盛联国融(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盛联国融”)的股东。

    ,,